“冯满天音乐现象”引关注,中国音乐出了新品种?
“他太丰富了!什么叫音乐?仿佛他50多岁才想明白。其实他此前所有的人生经历以及对各种音乐类型的涉猎,都是为了今天做准备。”在国家大剧院听过著名中阮演奏家冯满天《山下山上》音乐会,濮存昕是这样来形容自己的感受。
 
       继厦门、广州、上海站之后,冯满天2019个人首次全国巡演第四站,6月16日晚在北京国家大剧院完美收官,年内还将在南昌、深圳、珠海等地陆续举行。作为一个民族声乐的巡演,反响如此强烈,掀起一股“冯满天音乐现象”,这是他本人和业内同行们所没想到的。观众们对音乐会的一致感受是,从未听过这样的音乐,是全新的体验,过瘾、够劲。
“冯满天音乐现象”引关注,中国音乐出了新品种?
 冯满天他自己是这样阐释“山下山上”的理念:山下,人在谷里,是“俗”,是入世的状态。山上,有人,为“仙”,是出世的状态。山上,若有我,则为喜怒哀乐而累。山下,若无我,便与天地相应而舒。
 
       咋听上去,像诗言。听完了,看完了,你会感同身受,那股兴奋劲,久而不得消逝,欲罢不能。能这样把音乐带到人的内心深处,将虚幻化为现实,像稻麦与土地的关系,一头扎根,一头生长,那份感动和震颤,被泪水遮掩。
“冯满天音乐现象”引关注,中国音乐出了新品种?
上半场《山下》,冯满天与著名笛子演奏家丁晓逵、打击乐手赵冰等满天乐队成员一起,将中阮、大阮、无品大阮,梆笛、曲笛、尼泊尔风铃、中国大鼓、中国大锣等20多种传统民族乐器完美合体,并通过《酒狂》《戏鹿》《将进酒》《乌苏里船歌》《信天游》等五首曲目的全新演绎,将阮与民歌、摇滚、爵士、戏曲、唐诗等多种艺术形式融为一体。
   
      下半场的《山上》,则关掉灯光,30分钟全黑现场,神秘并朦胧着。并邀请视障朋友,走进音乐厅共同体验,这在中国民乐界尚属首次。乐由心生,冯满天微神闭目,轻抚琴弦,像是轻声细语,又似娓娓道来。
“冯满天音乐现象”引关注,中国音乐出了新品种?
他以为,视觉会干扰人的感知。闭上眼,用耳朵来阅读,才能更好地听到自己的心声。“很多时候,我们的心是锁着的。阮其实是一把钥匙,让你通过音乐获得心灵的平静,打开自己的心智。”
  
       这算得上是“黑灯音乐会”,从头到尾都是没有乐谱的即兴演出。《乐记》上说,“心心相合为乐”。整场音乐,完全靠乐队成员之间的默契、乐队与观众之间的能量互动,以及乐器间的旋律呼应来完成的。通过这样的即兴和任性,舍弃人为和故意,全然地表达出一种自然的态度。
 
       冯满天觉得,中国古人的音乐,是一种思绪、思维的表达,也情感的发泄。其中是按照自然逻辑,而自然地流露,不做作,没法预谋,不能事先策划。这种音乐是即兴的,没有固定的曲式,“感当下之态,述当下乾坤。随性和即兴是中国传统音乐最初的态度,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把它弄丢了。”
“冯满天音乐现象”引关注,中国音乐出了新品种?
《山下》音乐的感受很难用语言形容。“我从未听过这样的音乐,它给我的世界带来了不一样的色彩”,一位视障朋友如是说。更多的观众,都能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宁静、自在和宽容。用他们的话讲,“闭上眼睛,沉浸其中,音乐好像把我的心从狭窄的笼子里放了出来,与星辰日月、大地山川同在。无欲静处,身心空明。”
   
       在濮存昕看来,上半场,冯满天的音乐是各种音乐的集大成者,已经是自由的状态,而这种自由又在音律中。各种音乐规律已经长在他身上,只有深厚的积淀才能拥有这样的能力。下半场,他继续破坏人们的认知规律,想找到艺术的极致。下半场音乐没有时间的概念,也没有节奏、规律可循,就像宇宙中星体的爆炸,找不到规律。这很符合中国古人的思维方式——宇宙观。
“冯满天音乐现象”引关注,中国音乐出了新品种?
濮存昕还认为,冯满天将对自然的感受表现在音乐中,就像老子说的道法自然,但表现的本体是阮。通过用指纹摩擦琴弦,以及电声、打击乐等的陪衬,展现了一次感官的开拓,原来音乐还有如此芬芳的色彩!他和阮已经融为一体,并出现了一种形态,我们在听他音乐的时候如同在感受自然。冯满天是在音乐中寻找生命的终极。音乐艺术的终极和宗教对生死的开悟是一致的。如果你的心和音乐在一起,就像受到一次洗礼,得到了休息。   
       
音乐人则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评价这场音乐会的效果。著名作曲家、音乐评论家瞿小松感叹道,冯满天开创了一种音乐现象。这种评价是否用点过,这事你只有亲临了现场,才会有相似的认同感。他把音乐处理成既传统,又现代,既是民族的,又是世界的,实在是让人惊讶的闭不上嘴。中国音乐是否出了一个新品种,很多人情不由衷会有此提问。
“冯满天音乐现象”引关注,中国音乐出了新品种?
瞿小松过后很兴奋:不忙,不忙。你大脑里刚闪现‘文人音乐’四字,他已经到了蓝调,到了乡村摇滚。冷不丁,他喊一粗嗓,来一东北大秧歌!他来去自如。暗自为乐论家的尴尬无措扼腕。唉!没法定论,干脆,哪儿也不搁!
 
       瞿小松给出他少有的肯定:中国当代艺术家已经开始对民族音乐进行新时代的思考了,冯满天的音乐为这个民族的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化找到了一个表达符号、一种全新的可能性。他还放出了狠话:我向历史推荐冯满天!
“冯满天音乐现象”引关注,中国音乐出了新品种?
清华美院教授、著名艺术评论家苏丹更是溢于言表:当下过于饱满的视觉、听觉美学体系会带来很多戕害,让人感觉到累。冯满天的音乐里有很多亲和的东西。它该满时满,该留白时则留白。好的艺术能微妙地把握这个度。
   
       媒体人杨澜则是万分感慨:他的音乐,说不清,记不住,忘不了,是心灵的一剂良药。“冯满天音乐现象”,是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长出来的一株文化新苗,是一个音乐新品种,他的音乐无法定义。

       近年来,国家领导人多次强调文化自信,并鼓励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冯满天不知不觉中,把这事给办了。有评论认为,冯式的“无定义音乐”,让有着2000年悠久历史的阮,在新时代绽放新的光彩,使阮成为体现中国文化自信的重要载体。提升文化自信不仅是艺术家的责任,还需要观众以及所有中国人的共同努力。
“冯满天音乐现象”引关注,中国音乐出了新品种?
冯满天对此也有所感慨:近年来中国观众的文化素养,有了很大提升。这次巡演中,观众表现出很高的艺术欣赏水平,绝不亚于发达国家的观众。观众的接受和认可,激发出他更多的美好情绪,他更在意艺术家要和观众一起,向内寻找中国古人的思想内核,向外展示现代人的精神状态。在国际环境中探索人类各民族的情感之美,用世界语言诉说悠久的中国文明。
 
        他由此生发一个愿望,希望通过巡演,探索古老与现代融合、中国与世界对话的更多可能性。他有这个心劲,也有这个能力,相信日后的动静,会越整越大。







责任编辑:管芃铎

新闻聚焦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